Loading...

《韋馱天:東京奧運的故事》海報

《韋馱天:東京奧運的故事》海報

《韋馱天:東京奧運的故事》劇照

《韋馱天:東京奧運的故事》劇照

羊城晚報記者胡廣欣

從1963年開始,日本NHK電視台每年雷打不動製作一部長篇歷史連續劇,這就是日劇迷熟悉的“大河劇”。大河劇幾乎相當於“古代劇”,故事主人公大多是皇室權臣、戰國英雄、幕末志士……不過,今年1月6日首播的最新一部大河劇《韋馱天:東京奧運的故事》(以下簡稱《韋馱天》)卻不再是觀眾熟悉的配方和味道。順應2020年東京奧運的熱度,今年的大河劇《韋馱天》圍繞“奧運”做文章,講述了1912年至1964年之間日本與奧運的逸事。《韋馱天》不僅將故事搬到了近現代的舞台、首次以體育選手作為主角,連劇集風格都一反以往的莊重嚴肅,變得輕鬆幽默起來。

《韋馱天》的靈魂不是別人,正是日本的鬼才編劇宮藤官九郎。就算是“喜迎奧運”這樣的命題作文,宮藤官九郎也能注入濃濃的個人風格,讓《韋馱天》成為一部“最不像大河劇的大河劇”。

雙線敘事,不按常理出牌

暱稱“宮九”的宮藤官九郎擁有《池袋西口公園》《虎與龍》《木更津貓眼》《自戀刑警》等編劇代表作,更是從2000年開始就是日劇學院賞劇本獎的常客。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寫劇本,宮九還不時走到幕前客串角色,你還記得日劇《四重奏》里松隆子的丈夫、或是電影《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》里以為自己是太宰治轉世的作家嗎?對,那位長得有點奇怪的中年男子正是宮九本人。

宮藤官九郎的作品辨識度很高:天馬行空、伏線眾多,故事情節遊走在失控邊緣,最後卻總能被他安排得合情合理。這樣一位鬼才編劇征服了以正統著稱的NHK,讓NHK陸續將晨間劇和大河劇這兩個黃金品牌交到他手中。在大河劇《韋馱天》之前,2013年,宮九編劇的晨間劇《海女》就在日本引發了一場“海女效應”:飾演女主角的新人能年玲奈一躍成為日本少女的代名詞、以“嗟嗟嗟”為代表的日本東北方言在全日本形成熱潮、2013年的“日本春晚”紅白歌會更是奢侈地讓《海女》劇組表演了20多分鐘……《海女》也是一部“不太像晨間劇的晨間劇”。晨間劇講究老少咸宜,宮九卻很大膽地將少女偶像、粉絲應援等年輕人的亞文化作為故事的主軸,最終大獲成功。

大河劇《韋馱天》則是一次“命題作文”。東京即將舉辦2020年夏季奧運會,大河劇製作人因此委託宮藤官九郎創作一部以奧運為主題的作品。宮九這次同樣不按常理出牌,他寫了一個雙線並行的故事:故事分別發生在1912年日本首次參加奧運會和1964年日本東京首次申奧成功,北野武飾演的落語家以單口相聲的形式作為旁白,串聯起這兩個重要的歷史時期。雖然人物眾多,情節紛繁複雜,卻沒有雜亂之感。

  不寫英雄,講“失敗者”的故事

以往大河劇的主人公多數是名垂青史的英雄,宮九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選擇了兩個歷史上不算出名的“失敗者”作為故事的主角:1912年的故事中,主角是首位代表日本參加奧運會的馬拉松選手金栗四三(中村勘九郎飾);1964年的故事中,主角則是幫助東京成功申奧的媒體人田畑政治(阿部貞夫飾)。金栗四三在奧運會前因中暑缺席,田畑政治也在申奧成功前因失言而被降職。宮藤官九郎認為,比起成功人士,這兩位“失敗者”更能夠激起觀眾的共鳴:“兩位主角都是非常厲害的人,他們卻失敗了。這種造化弄人的感覺讓我覺得很有意思。”

目前《韋馱天》播出了七集,主線是馬拉松選手金栗四三的成長故事。“韋馱天”原是佛教用語,劇中引申為跑步極快的人。金栗四三出生在日本鄉下,小時候體弱多病。上小學後,由於學校離家太遠,金栗四三被迫每天跑步上學,鍛煉出一身長跑技能。長大後,他得到“日本體育之父”嘉納治五郎(役所廣司飾)賞識,準備送他去參加斯德哥爾摩奧運會……這位鄉下小子雖然在大城市鬧出不少笑話,但一旦跑起來,他就會散發出不一樣的魅力。當看到他不知疲倦地奔跑時,電視機前的觀眾同樣受到了鼓舞。金栗四三的扮演者中村勘九郎是一名歌舞伎演員,對中國觀眾而言,他最著名的角色是《銀魂》真人版電影中的近藤勳一角。

宮九坦言,選擇不為人知的歷史人物作為主角,他內心也很不安。這種擔心並非杞人憂天。播出了七集,《韋馱天》在日本的收視率並不亮眼,甚至一度跌至個位數。不過,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該劇在網絡上收到了眾多正面評價。有日媒認為,《韋馱天》迥異於過往大河劇的講故事方式挑戰了大河劇傳統受眾的觀劇體驗,卻更受年輕人歡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