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記者李湘文/綜合報導

眼科醫生黃宥嘉是談話節目常客,曾經嫁入豪門卻跟夫家不合,最後打官司離婚收場,今年又控訴前夫侵占自己存放財物的保險箱,但被檢方認定屬於民事糾葛、不予起訴。她21日透過臉書回應,反斥前夫和前婆婆「罔顧社會常識與通念」,更公開吐槽:「堂堂陳由豪家族成員的人訂婚沒有準備聘禮?」

▲黃宥嘉控訴前夫家。(圖/翻攝自臉書/睛視媳婦 眼科醫師黃宥嘉時間)

▲黃宥嘉曾嫁入豪門,但離婚收場。(圖/翻攝自臉書/睛視媳婦 眼科醫師黃宥嘉時間)

黃宥嘉提告前夫陳文彥,主張2011年訂婚時獲贈珍珠項鍊、珍珠戒指、珍珠耳環、1克拉鑽戒以及蕭邦女用手錶各1只,2012年結婚又得到陳母給的200萬紅包和35萬元現金。她婚後將珠寶、135萬元現金放在陳家保險箱內,訴請離婚獲准後要求前夫歸還,但遭到拒絕,因而提告對方侵占財物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...

對此,陳文彥出庭時表示「這些珠寶、手錶全都是我母親的,我完全不知情,也沒有受託保管」,陳母也主張珠寶只是借給黃宥嘉使用,更沒有給予任何現金。檢方認為,這些財物究竟是贈與還是借用,黃宥嘉提不出有力證據反駁陳文彥,無法判定男方侵占,此案應屬於夫妻財產衍生出的民事糾葛,因此不起訴。

▲黃宥嘉控訴前夫家。(圖/翻攝自臉書/睛視媳婦 眼科醫師黃宥嘉時間)

▲黃宥嘉控訴前夫家。(圖/翻攝自臉書/睛視媳婦 眼科醫師黃宥嘉時間)

不過,黃宥嘉21日在臉書轉發相關消息,反控夫家也沒有證據和社會常識,對於前婆婆的說詞「黃宥嘉說自己沒有什麼首飾」、「我只是借她戴」,她也直接嗆道:「若有白紙黑字還是口頭說明,我當然不會嫁這種黑心人家。訂婚鑽戒說是借人戴的,前所未聞!」

黃宥嘉解釋,如果自己真的沒有證據,怎麼會需要開好幾庭延宕1年半,反諷前夫家:「連鑽戒都說借我戴的,怎麼不說其實你的精子也都是借我用用看的,跟我爭什麼監護權?」她透露,已經委請律師提出刑事再議程序,也準備進行民事剩餘財產分配訴訟,將繼續跟前夫家爭下去。

相關內容